logo
新闻详情

《摩经》:布依族文化的“圣经”

 二维码 358
发表时间:2019-11-15 16:39作者:邓伯祥 胡光耀​来源:黔西南日报



据有关专家介绍,《摩经》是布依族所信仰的“摩教”的经典。布依摩教大约产生于旧石器晚期,《摩经》则与其同步,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摩经》一直以口耳传承的方式传承,唐宋时期,部分布摩开始用汉字的音记录《摩经》。到了明代,随着布依族地区汉文学校的推广,经文利用汉字近似音,加上部分利用汉字偏旁部首按六书造字法创制的方块布依字音记录摩经。

布依族《摩经》在发展的过程中,吸取了汉文化、佛教文化和道教文化的一些因素,但并未因引进外来文化而改变自己的面目,摩经作为布依族的民族文化经典,仍具有独特鲜明的个性,而且更丰富和充实。

布依族《摩经》主要流传于贵州省贞丰、望谟、册亨,以及云南省罗平县等布依村寨。《摩经》经卷贞丰县保存得最多,最完整。

布依族《摩经》 “布依族文化的圣经”3.jpg

布依族摩公诵读《摩经》 毛天松 摄

贞丰县布依族《摩经》包括《殡亡经》和一般杂经两大系统。《殡亡经》卷数各地不一,贞丰县北盘江镇岜浩村的《殡亡经》卷数最多,计十五卷。它们是:《祭棺经》《入冥经》《出冥经》《歌经》(共13节)、《祭幡经》《挂幡经》《祭祀经》《长寿经》《下场经》(共24节)、《上棺旁经》《孝子祭经》《嘱咐经》《赎谷魂经》《赎头经》。一般杂经主要有《请龙歌》《接龙经》《六月六祭祠》《访已经》《退仙经》等,每一种驱邪祛病祈福的仪式都有相应经文,可谓“卷帙浩繁”。

《摩经》的主要形式包括祈祷词、远古神话传说、故事、长篇叙事性作品、抒情类作品等。

《摩经》的主要特征有:贞丰《摩经》有固定的祈祷词,在很多仪式开始时都要念诵几句固定的经文:不请哪个远来的,不请哪个外姓的,不请哪个上方的,也不请哪个下方的,专请某某某(祈祷对象)。请你不是白请的,请你不是空请……

口授传承,相对稳定:《摩经》是“摩教”的经文,基于严肃的宗教信仰,内容不容更改。古语、古音、古意传承数千年仍保持原始风貌。其中相传为“抱老托”所创作的《叩引》,在各地区仍完好地以原作传承。

以文学方式记载,体裁多样,内容丰富,涵盖面广:《摩经》的文学体裁有神话史诗、传说故事、诗词歌谣等,上溯几千年,纵横天地人间,描述了社会、历史、文化、经济、哲学、民俗等内容。

有较多的布依族古语言及古词汇,词语丰富。大部分词句对仗整齐、押韵,采用了复沓、排比等多种文学手法。多为整齐的五言句式或七言句式韵文体,音韵铿锵,节奏感强,是布依族诗歌的典范。

综合的历史再现,《摩经》以宗教祭祀为载体,以诗歌、散文、故事传说、歌谣等多种文学式样为表现形式,全面地记录了布依族的历史发展进程,展现了布依族人民的思想、语言和文化水平,涉及人类学、社会学、哲学、语言学、文学、美术、音乐、技艺等多种领域。   

布依族《摩经》 “布依族文化的圣经”1.jpg

布依族《摩经》 特约记者 胡光耀 摄

《摩经》是现今保存较为完整的布依族文献,对研究布依族的发展史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摩经作为布依族诗歌的典范,它介于世俗文学和宗教文学、民间文学和史传文学的文学类型之间,不仅对研究布依族文学,而且对研究整个少数民族文学和宗教艺术,具有很高的文学研究价值,如著名的古史歌《安王与祖王》以及爱情叙事诗《范龙》。

对于摩文化的价值,贵州省政协原常务副主席、省布依学会会长王思明认为,摩文化是以布依族信仰为核心而形成的综合文化事象。它是布依族的知识体系,记载了布依族的历史,反映了布依族哲学、宗教、伦理观念等重要精神文化内容。摩文化是在布依族的信仰基础上形成的,在历史的长河中为布依人所享用,塑造了布依族文化的基本面貌,是布依人心灵栖息的家园。布依族古文字与摩文化典籍以及摩仪式有很强的传承性,虽然在传承过程中有一定的变异,但总体上保存了布依族历史上很多文化因素,因此具有重要的认识价值、研究价值和实用价值。

布依族《摩经》 “布依族文化的圣经”2.jpg

布依族《摩经》 毛天松 摄

“布依族的典籍,以摩经最具民族特色。”贵州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一位副教授说,如果深入考察一个民族会发现,他们尊崇的具有信仰意义的经典,乃是最能展示其社会生活、伦理道德、风俗规范、历史文化、思想信仰等行为特征的源头。事实上,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根本文化因子,就深藏在各民族经典之中。只有深入挖掘民族经典,从中解读深层的文化涵义,特别是各民族的思想世界,才能真正全面理解和把握不同民族别具风采的文化本源。

布依族《摩经》不论是对于社会科学方面,还是对于自然科学方面,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它不愧为布依族文化的一部宝贵资料。当然,摩经作为一种特殊形态的文学,不可避免会有一些局限性。但只要我们与时俱进,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去加以鉴别和欣赏,吸取其精华,剔除其糟粕,我们同样从中可以发现许多非常有价值的东西。

据贞丰县相关专业人士介绍,目前布依族各地的摩师队伍趋于老龄化,摩教仪式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而崇尚学习《摩经》的青年也越来越少,《摩经》面临失传,亟待抢救保护。布依族王氏摩经的第三代传人王建伦,掌握的《摩经》较为全面,1950年便开始跟父亲王家福学习念诵摩经,直到1961年他才系统学习了大部分《摩经》经文,出师至今一直从事摩经活动,2010年被确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邓伯祥 胡光耀)

©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公益性传播布依族文化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作商业用途,文章导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投稿&意见箱:tg@mail.buyizu.cn

ABUIABAEGAAgkMq-5QUo2KfAoQIw3AY4Rg
精彩推荐
镇宁布依学会组织翻译摩经
几近失传的布依族绣艺“吊三针”后继有人
贵州龙里:布依族苗族群众齐聚一堂欢庆“四月八”
福尧布依寨:一个充满诗意的布依胜地
百年传承贵州惠水布依族杨氏枫香印染
龙里县布依学会成立大会
万名布依族同胞齐聚贵阳水车坝  欢度布依年俗风情节
韦树章:带上布依刺绣去伦敦
©投稿启事

投稿邮箱:tg@mail.buyizu.cn

新闻热线:17001222122

最新动态
文化时评
司马迁在《史记》里记载中华民族的始祖有三人:即黄帝、炎帝、蚩尤。但他百密一疏,却漏落了一人,即分布于千里珠江流域的...
特色村寨
好花红村距惠水县城18公里,是一个以布依族为主体的民族村,是著名布依族民歌《好花红》的发源地,也是著名的“中国金钱橘之乡”和“中华布依第一堂屋”所在地。全村7.76平方公里,辖14个村民小组,15个自然村寨,668户,总人口3125人,其中布依族人口2816人,布依族人口占全村总人口的95.6%。《好花红》传唱于清朝末期,迄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布依族是贵州的土著民族,是古代濮越人的后裔,也是古……
文章列表
在贵州如火如荼的脱贫攻坚的战场上,有这样一位布依族女干部、女专家,她坚守“脱贫、全面小康、现代化,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初心,2019年6月,在脱贫攻坚进入冲刺期的关键时刻,勇挑三都水族自治县中和镇红星村第一书记重担,把个人的人生理想融入水乡...
Copyright © 2015-2020 布依族在线(www.buyizu.cn)
▌ 主办单位:布依族在线网融媒体中心
▌ 许可证号: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   黔ICP备18011321号-1
▌ 法律顾问:贵州晟仲合律师事务所 罗勇 律师
新闻热线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700-1222122
投稿邮箱:tg@mail.buyizu.cn
官方Q群:22248661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服务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