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新闻详情

岑敏:布依山寨的生命守望者

 二维码 101
发表时间:2019-06-18 20:01作者:赖青来源:布依族在线

为破除蒙昧,她曾做过教师,传道授业,只为照亮混沌的心灵;为守护生命,她又自修医学,疗伤看病,为山民们驱除病魔。她治愈了驱鬼师重病的妻子,使曾经不可一世的神汉从此折服;她发现了霍乱疫情,使疫情被及时扑灭,保住了一方水土的安宁。在偏僻的布依山寨里行医十六年后,她已经成为父老乡亲们眼中的生命守望者。她,便是贵州省龙里县水场乡中坝村的一名乡村女医生——岑敏。

岑敏:布依山寨的生命守望者1.jpg

在这间狭窄的医务室里,岑敏已经坚守了十六年

返乡从教:企盼民智广开

龙里县水场乡中坝村,是一个布依山寨,仅靠一条泥泞坎坷的山路与外界沟通。除了赶集时带点山货到县城交易,生老病死,便只在这大山里默默循环,多少年来,山民们一直恪守着这样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大山,孕育了山民们质朴的性格,也造就了山民们封闭的生活态度。

驱鬼,曾经是布依山民生病时最佳的选择。谁家有个头痛脑热,巫医便闻风而来,跳神、念咒、烧符,经过一番折腾,由于心理暗示的原因,也有一些小毛病就这样不治而愈。但一旦遇上大病,巫医也就束手无策了,只能怪主人家其心不诚,神灵不佑,抛下在死亡边缘辗转呻吟的病人扬长而去。1990年,岑敏高中毕业返乡,目睹村民们种种蒙昧的行为,接受了文化知识熏陶的她暗自心急,本想外出务工的想法渐渐被另一个念头代替:留在家乡,用所学的知识扭转村民们的思想观念,用科学战胜迷信,用文化取代无知。1991年,岑敏得偿所愿,成为了中坝小学的一名代课教师。任教后,她兢兢业业,运用所学的知识启迪着孩子们幼小的心灵。因为担心自己的文化程度欠缺,她大量阅读学习教育辅导书籍,并准备报考教育专业自学考试,使自己有充足的知识储备,更好地教书育人。

舍教行医:只为守望生命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岑敏潜心于教育事业之际,她的母亲却突发脑溢血溘然长逝。伤痛之余,岑敏再次思考自己的人生之路。从母亲的离世,她又联想到村民们受病痛的折磨、受巫师的愚弄,教书育人,诚然可以开启民智,但是,却无法立竿见影,而在这偏僻的山寨里,村民们缺医少药,任由病魔折磨却是活生生的现实。经过一番深思熟虑,1994年,岑敏终于决定弃教从医,因母亲曾经是大队赤脚医生,家里有一些医疗书籍,从这些母亲留下的医书开始,岑敏自此便踏上了十六年漫漫从医路。

然而,学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遑论是自学从医。从母亲留下的医书里,岑敏只能初步掌握一些打针、输液的粗浅技术,村民们对她的医疗技术也不相信,生了病仍然是找巫师跳神驱鬼,一些闲言碎语也使岑敏头痛不已,“一个女娃娃家,敢跟祖宗留下的驱鬼法术作对,简直是不晓得天高地厚。”在自学难以取得成效的困境中,岑敏迫使自己静下心来,决定自费到黔南卫校学习。经过一年的努力,1995年,岑敏成功取得黔南卫校结业证。也正好在这一年,县卫生局组织开展针对农村医生的“爱德华项目”免费培训班,岑敏知道后,如获至宝,立即赶到县城报名参加培训,培训考核合格后,岑敏获得了县卫生局颁发的“乡村医生资格证”。学到了技术,有了证书,岑敏终于成为了名正言顺的乡村医生。回到家后,岑敏开始四处筹集资金,决定开办一所正规的医务室。

经过岑敏不懈的努力,1996年,中坝村,这个偏僻的布依山寨,开天劈地以来终于有了一所村级医务室。岑敏自豪地将“乡村医生资格证”挂在医务室里,在彰显自己的成绩时,也希望冀此取得村民们的信任。渐渐地,有一些村民开始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走进岑敏的医务室。“小来,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你看哈看得好不嘛。”小来,是岑敏的小名,此时的岑敏已非吴下阿蒙,一年多的学习培训,对这些常见的头痛脑热发烧咳嗽往往是药到病除。一来二去,岑敏的医术逐渐取得了村民们的信任,中坝周围的谷格、长土、梅家庄等地的村民也开始来找岑敏看病了。“中坝的岑小来看病灵得很。”村民们对岑敏的医术众口相传。

岑敏:布依山寨的生命守望者2.jpg

岑敏正在为长期监护的一位老人量血压

折服神汉:小来名声大振

立新必然要破旧,在岑敏获得越来越多信任的同时,一向吃香的驱鬼师的生意却越来越少。以往去驱鬼,不管病人是否痊愈,驱鬼作法杀的鸡、供的肉,总是归驱鬼师所有。而自从这岑小来开了医务室后,别说鸡了,鸡毛都不见一根。一些驱鬼师自然便对岑敏心生不满,暗自怀恨。

一次,岑敏去出诊的一户人家,为了达到双保险的效果,同时还请了一位驱鬼师前去驱鬼。医生与神汉就这样不期而遇,结果自然是医生治愈了病人,科学击败了迷信。驱鬼师见到手的鸡再次不翼而飞,自己白跑一趟,回到家后,愈想愈窝火,怒由心起,恶向胆生。出得门来一溜小跑到了岑敏的医务室门口,跳脚大骂,千诅万咒,只盼岑敏的医务室早日垮台,自己能拨云见日,与鸡重逢。岑敏见劝解无用,只得将门一锁,任凭驱鬼师在外撒泼。过了半晌,在村民们的劝说下,驱鬼师这才愤愤离去。

谁曾想,过了几天,驱鬼师的妻子生病咳嗽,任由驱鬼师在家中设坛作法,大跳特跳,却毫无效果,想必神仙也对这等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跑腿生涯心生厌倦,迟迟不来附体。在家中跳了两三天后,神仙没跳来,倒把妻子跳成了肺炎,驱鬼师这才着了慌,在旁人的说服下,不得已来找到岑敏。岑敏闻讯立即骑上摩托与驱鬼师向他家中赶去,配药输液,及时控制了病情。驱鬼师羞赧无地,对岑敏千恩万谢,从此抛下了驱鬼之术,就算有人再找到他驱鬼,他也推辞不干,“我这个没用,你去找岑小来看嘛,我老婆都是她看好的。”自此,岑敏在中坝村声名鹊起。来找她看病的人越来越多。

深造进修:毅然植根乡里

病人多了,遇见的疑难杂症也时有发现,这让只接受过一年学习培训的岑敏又犯了难,只有建议病人转到县医院去检查医治。看到乡亲们蹒跚而去的背影,岑敏心里很不是滋味,暗下决心,要继续进修提高水平。1999年,岑敏顺利通过成人高考进入黔南医专学习。这一去,就是整整三年,而在这三年的求学生涯里,岑敏仍然放不下山寨的父老,时时担心着他们生了病无人医治。从1999年到2001年,岑敏每个礼拜都会从州府都匀回到村里坐医出诊。三年过去,岑敏毕业了,本来曾有机会考入县医院的她,却始终牵挂着那布依山寨里的乡亲父老,最终她毅然决定继续回到村里行医看病,因为,那山寨中小小的医务室,仍然是山民们生命健康的守望塔,她无法放弃。

学成归来的岑敏,医术越发精湛,来找她看病的村民更多了,应该说医务室的生意是蒸蒸日上,但是,岑敏一家的生活却愈发拮据。中坝村,207户人家,1000余人,除了传统农业基本上没有别的经济来源,人均年收入不过千余元,看病取药,赊账在所难免,医务室的账本里至今仍然密密麻麻地记满了病人赊欠的账,而岑敏为家庭困难的病人垫付免除的医药费连她自己也记不清了。“其实也没多少,每次几块钱,多不过十来块,又不是天天帮人垫付,我也不是财主啊。”提到这些欠账,岑敏敦厚地笑了。“这几年要好多了,自从新农合实施后,现在赊账的越来越少了,再说这些年日子也要比以前好过得多。最难的日子是2002年到2008年,那几年我是龙里中坝两头跑,累坏了。”

2002年,岑敏的孩子到县城读书,为照顾孩子,岑敏带着孩子借住在姐姐家在县城的一套老房子里。每天早上为孩子弄好早饭送去上学后,她便骑上摩托急匆匆地赶回中坝医务室,就怕耽误了有人看病,下午四五点钟又骑上车赶回龙里为孩子做饭。到了晚上好不容易可以歇歇了,赶上村里有人生病或生孩子,一个电话打来,她又要骑着车穿过深山老林赶去出诊接生,有时车子坏了,她就是走路也要走回去,只为不给自己的行医生涯中留下任何遗憾。

2008年6月的一个深夜,暴雨如注,村民岑秀丽没有预兆地即将临盆,岑秀丽的母亲六神无主,慌忙打电话给岑敏,“小来,我女儿难产了,快来救救她!”岑敏急忙带上药箱打着雨伞就往岑秀丽家跑去,由于坡陡路滑,差点跌下山崖,脚踝扭伤,但岑敏不顾伤势,一瘸一拐地赶到岑秀丽家中,经检查产妇是臀位难产,而120急救车因山路冲断无法赶来抢救。眼看产妇母子危在旦夕,岑敏决定冒险一试,借助多年的经验进行会阴侧切,终于将孩子顺利接生出来。但由于生产时缺氧,孩子面色青紫,一家人几近绝望,岑敏沉着冷静,将孩子倒立拍了两下,又施行人工呼吸,2分钟后,孩子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雨夜中,孩子的啼声与雨声交织,岑敏欣慰不已,而这时,她才感觉到自己的脚踝已如撕裂般的疼痛。六年的时间,她骑坏了两辆摩托车,在县城到中坝的那条坎坷山路上,布满了她的脚印和车辙,仁心仁术,岑敏当之无愧。

岑敏:布依山寨的生命守望者3.jpg

医务室里多年的账本

发现疫情:力保一方平安

提到岑敏,龙里县卫生局的同志们赞不绝口,“这女子太能干了,有一次还及时发现了霍乱疫情,要不是发现得早,中坝村那次就惨了,甚至可能要波及到县城。”

1998年7月,中坝村谷格组村民韦廷友跑肚拉稀,吃了点药,并不在意,两天后,病情越发严重,走路都没力气,这才来到医务室找到岑敏。岑敏仔细检查后发现病人眼窝凹陷,脸色腊黄,并有脱水现象,初步判断病人极有可能是患上霍乱。此时正值正午,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岑敏深知霍乱疫情的严重性,一刻也不耽误,顶着酷暑赶了二十几里山路来到县防疫站报告。州、县卫生防疫部门立即组织工作人员实地检查,确认了两例病人为霍乱症载体。由于发现及时,防疫部门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彻底消除了这场疫情的传播,2位病人也因此得救。

荣誉加身:再启人生跨越

从医16年来,岑敏先后被评为“黔南州优秀人大代表”、“黔南州优秀共产党员”、“龙里县优秀共产党员”“龙里县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2012年,岑敏又荣获“贵州省十佳乡村医生”的称号。

如今的岑敏,凭借16年行医树立的威望,已连任两届中坝村支书。村医+村支书的双重身份,使她的生活更为忙碌,在我们拜访她的短短两个多小时里,岑敏不仅接待了5、6位看病取药的村民,还接了7、8通电话,办理养老保险、调解村民纠纷,她都在电话里有条不紊地一一答复劝说。见她实在太忙,我们起身准备告辞。这时她又接到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岑敏就笑了,对我们说:“实在对不起你们,驱鬼师的孙子生病了,我得去看看。”背上药箱,与我们一一作别后,岑敏便踏上山路匆匆而去。

夕阳下,岑敏渐行渐远,与大地田野逐渐交融。这一幕,如同她16年村医生涯的浓缩写照,中坝村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早已融入到岑敏的生命之中,正如她离不开这片热土,这个古老的山寨同样离不开她,离不开这位布依山寨的生命守望者!

©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公益性传播布依族文化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作商业用途,文章导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投稿&意见箱:tg@mail.buyizu.cn

ABUIABAEGAAgkMq-5QUo2KfAoQIw3AY4Rg
精彩推荐
镇宁布依学会组织翻译摩经
几近失传的布依族绣艺“吊三针”后继有人
贵州龙里:布依族苗族群众齐聚一堂欢庆“四月八”
福尧布依寨:一个充满诗意的布依胜地
百年传承贵州惠水布依族杨氏枫香印染
龙里县布依学会成立大会
万名布依族同胞齐聚贵阳水车坝  欢度布依年俗风情节
韦树章:带上布依刺绣去伦敦
©投稿启事

投稿邮箱:tg@mail.buyizu.cn

新闻热线:17001222122

最新动态
文化时评
司马迁在《史记》里记载中华民族的始祖有三人:即黄帝、炎帝、蚩尤。但他百密一疏,却漏落了一人,即分布于千里珠江流域的...
特色村寨
好花红村距惠水县城18公里,是一个以布依族为主体的民族村,是著名布依族民歌《好花红》的发源地,也是著名的“中国金钱橘之乡”和“中华布依第一堂屋”所在地。全村7.76平方公里,辖14个村民小组,15个自然村寨,668户,总人口3125人,其中布依族人口2816人,布依族人口占全村总人口的95.6%。《好花红》传唱于清朝末期,迄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布依族是贵州的土著民族,是古代濮越人的后裔,也是古……
文章列表
钟晶,布依族,1982年生,贵州省黔西南州龙河村卫生室医生。网友称为“最美乡村女医生”。
Copyright © 2015-2020 布依族在线(www.buyizu.cn)
▌ 主办单位:布依族在线网融媒体中心
▌ 许可证号: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   黔ICP备18011321号-1
▌ 法律顾问:贵州晟仲合律师事务所 罗勇 律师
新闻热线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700-1222122
投稿邮箱:tg@mail.buyizu.cn
官方Q群:22248661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服务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