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新闻详情

浅谈布依族丧葬歌的文化的科学价值

 二维码 22
发表时间:2020-06-01 07:58作者:王峰来源:布依族在线


内容提要:布依族民族宗教摩经是一部宝贵的布依族文化资料,它记载着布依族在不同时代的历史文化发展和演变过程。它为我们研究布依族的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提供了宝贵的资料与鉴定,为民族新文化的发展作出了贡献,是研究布依族历史宗教文化最有价值的一部经典著作。

:布依族   民族宗教   摩经文化科学价值

Abstract: the BuYiZu national religion by is a valuable BuYiZu culturalmaterial, it recorded a BuYiZu in different time history culture developmentand evolutionary process. It BuYiZu for us to study the social science withnatural scientific provided valuable material and identification for new nationalculture, has contribut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BuYiZu history, is the study ofthe most valuable religious culture. A classic

Key words: shut BuYiZumoab   nationality   religion   by culture   science and value

镇宁布依学会组织翻译摩经3.png

居住在南北盘江、红水河流域的布依族,是贵州的世居民族之一,是旧石器时代水城人、穿洞人、猫猫洞人以及飞虎山新石器时代人类的后裔。布依族是建立牂牁国的主体民族,经过夜郎时代与濮人、越人融合形成单一的民族濮越(布依)人,夜郎国时“夷濮”和“夷僚”就是布依族的先民。在悠久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他们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了具有本民族特点的文化,为博大精深、历史悠久的中华文化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对于布依族这样一个历史悠久、没有文字的古老民族来说,他们是怎样把自己的传统文化传承给后人的呢?我们只要打开布依族宗教文化——布依族丧葬歌,便一目了然。

所谓布依族摩经,就是布依族布摩在举行宗教仪式时念诵的经文。因布摩来源于布依族对宗教祭司布摩的称呼,所以布摩使用的经文就成了摩经。布依族摩经以“经书”形式出现,大概是明朝以后的事。在明洪武年间,调北征南和调北填南等政策的实施,大批汉族迁入布依族居住地区,汉文化融入布依族文化之中,导致布摩以汉字记音的方式创造了一些方块的布依文字,把世代口耳相传的经文记录下来,就形成了今天的摩经。对布依族丧葬歌粗浅分析,错误之处在所难免,请专家学者赐教。

一、从布依族丧葬歌的《入棺调》可以看出古代布依族先民生活的历史记忆

三都水族自治县周覃镇布依族在超度亡灵的时候,在《入棺调》中就有追述祖先起源的故事。如“qyus gusdnxnduh,mizdangldulranz,labt qyus bianghnyal,labt qyus ndanglfaix,labt qyus faixmasdail,nizayas hoobhaablacdams,dungx ies miz lix genl,mbenlxeengx miz lix danc,lumcl duezmul nic senycenf,lumcl duezwaaiz nic lix qyus lacmbenl,kunqnanfdazraalx…… 翻译为:在从前,不兴起房子,黑了住草地,黑了住深山老林,黑了住在柿子树边,睡在坎坷不平的地面,肚子饿了没有吃的,冬天没有衣服穿,如同猪一样生存,如同牛一样活在世间,非常困难……)”。在歌中描述了布依族同胞生活是逐森林草丛而居,采野果为生,穴居野处,居无定所,体现出原始社会群居时代布依族先民的生活情形。随着社会不断的发展,布依族先民逐渐学会了修建盖简易的住所,在《入棺调》里还有这样的记述:“aul faixngox gueh saul,aul nyaldabdongz guehgab,aul gaulgaadt gueh beel,aulmbael xieh mal foongz,wenl dauc byaz xianl lons,wenl dogt beel xianl myonh,meeh weangz hamzgazliz,maah weangz hamz gazlanh……(翻译为:用芦苇做柱子,用芭茅做壁,用葛藤来做横椽,要野芭蕉叶来盖,下雨东南菜叶马上落,雨落横椽马上落,王母愤恨极,王母气愤极了……)”。在《入棺调》里有一部分内容记述的是布依族先祖建造房屋的艰难历程:向汉人学做生意赚钱,与铁匠结拜兄弟“打来锛斧锯”,历经千辛万苦上山伐木,请亲戚朋友帮忙建房—通过这样的记述,追记了先人的恩德,表达了后人对亡人的哀思,但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的又何尝不是布依族本民族的发展史(穴居野处—建简易住所—伐木建房),以及与其他民族的交往史(向汉族学习贸易和先进技术)呢?因此,摩公吟唱的丧葬歌,客观上具有传承布依族本民族历史的作用。

二、丧葬歌中体现布依族的民族宗教观

在黔南地区布依族的丧葬歌谣,还直接间接地反映出布依族同胞对生死、对魂灵、对后世等的看法,从中可以了解到布依族的民族宗教观

(一)体现万物有灵的神秘宗教观

为什么人会死?在三都水族自治县周覃镇覃氏家族的摩经中的丧葬歌中的《入棺调》是这样描述的:“runglhauxndaangx,damcros neenghaux mbinlmaljamx mailwais,baangxbyal dauc meifjinq,duezngeaz daailqyus jaangl daangz,rongzramx duezbyal bolh ndangtjauc,basdul leeuzmal duezluez,gaibux qyus hoongzfeamx,gaimeeh luzliz dauc jaiswal,radtxauc dauc yizdauh,raangzrod nanf dauc,rih dauc hazmeangz,naz dauc radtxuchaz,ndosdaangl daes,ganx banzbingh,waiqhangf bungz duezfaangz,qyasngof mal aulwun,bailnac luzliz miz xih,jaanlnauzxeel deeuzmingh(翻译为:煮饭半生半熟,织布苍蝇飞来纱中扑,崖梁生出霉菌,大蛇死在堂屋,下水鱼跳碰脑壳,门前窜出野鹿,公鸡在黄昏啼叫,母鸡下双蛋怪古,鸡棕火塘生,竹笋难窝出,地中生出茅草,田里长野草菌,身体软弱,经常生病,外行遇着长脚鬼,凶狠把魂捉,往后昏迷不醒,性命保不住)”。

从歌词中说明了布依族同胞相信人有灵魂的,灵魂离开人的肉体,人就会生病。如果人的灵魂被鬼缠住,性命不保。从而,在人们的心目中,认为人死之前会有种种凶兆,如上述的“大蛇死在堂屋”、“屋梁生霉菌”、“鸡棕火塘出”、“做梦牙齿掉”等迹象。这实际上是把人的死亡与某些事物联系在一起,基于这些特殊的因果关系,赋予这些事物以种种灵异的色彩,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主宰人的人们的生老病死。这种把偶然发生的生活现象,与人的生老病死联系起来的思维方式,带有原始宗教的痕迹,而在丧葬歌中的曲折反映出布依族的万物有灵观。

《布依摩经》新说.jpg

(二)有禁忌意识的宗教观

在三都水族自治县周覃镇布依族的丧葬过程中充满了种种禁忌,如老人故去有忌荤习俗,孝男孝女及本支系的侄男侄女须忌荤三至五天,忌期满后,由布摩公念《开荤调》(该歌词在当地作为法式,不传外人,故笔者无法收集),方可吃荤。如在棺木禁忌的《入棺调》有这么一段“……milaul mid   ramc mil gaadtfaix,milaul faix reeus,milaulfaix lix jiqsenycungf,milaul faix bol bad……(翻译为:……不要刀砍不钻的树,不要干稍的树,不要长着寄生虫的树,不要神山的树……)”认为只有“芳香常绿的柏木”才适宜做棺木,这样的棺木才会使子孙后代“人丁兴旺”、“荣华富贵”。如葬地禁忌,当地布依族同胞认为阴地选不好,就会犯天罡七十二变,会给子孙后辈带来天灾人祸,如《开路歌》中:养女无纱纺、养子无田耕、有儿早夭折。之类;会让子孙后代诸事不顺,如《开路歌》中“鸡鸭养不家”、“牛马不肯长”、“猪羊养不发”之类。在《开路歌》体现风水好的宝地的歌词是“山坡鸡冠形,岩石像卧牛,左右似牛角,向山层层高”,这样的阴地会使“子孙辈辈发,家业兴旺有福禄,富贵得功名”《开路歌》)。其他如发丧时要“放吊筛”、要“锅甑耳子顺梁”等等,都在禁忌之列。

布依族不仅在丧葬过程中有诸多禁忌,而且日常生活中禁忌之事也非常多。笔者在对布摩公覃XX(83岁)的访问调查中发现,布依族几乎在日常生产生活的每一方面——坐月子、结婚、盖房、出门劳动、入学等等都有禁忌。例如,布依族第一次走亲串戚要成双人对(求双全、美满),忌单数,否则主人不高兴;出门忌碰到老鸹藤,认为老鸹藤是邪藤,会招来灾祸。布依族禁忌颇多,轻易不敢犯忌,虔诚守忌,主要是出自趋吉避害的心理。这种种的禁忌,本质上是人们信仰和崇拜神秘的异己力量和神圣的宗教对象的一种民族宗教行为。

(三)共存、虚实相衬的宗教观

一般情况下,布依族同胞家中有老人去逝,都要举行开路仪式,全部过程均由布摩来完成,在安龙龙山镇科然村梁登文的《开路歌》发现,该歌词属于超度亡灵的歌,它包括“阳开路”、“阴开路”和“发丧”三部分,“阳开路”和“阴开路”是《开路歌》的主体部分。“阳开路”部分的基本内容,是活人送死人的亡灵“上路”:由布摩向亡魂祷告丧事办得如何体面、后辈如何虔敬守忌(“禁忌得满嘴苦,禁忌得走路迷糊”)、孝男孝女如何尽孝(孝女“给您穿衣打扮”,孝男“选最合意的棺木安放”)、布摩如何选能让“子孙辈辈发,家业兴旺有福禄,富贵有功名”的好阴地、活人怎样为亡灵开路“三光四老来给您开路,后家送猪羊鸡鸭来开路,女婿献羊送鸡来开路,儿媳做孝帕来开路,内孙外孙来开路,知自朋友也来开路”。

总之,让亡魂安心地走向亡灵的世界,从此与阳世隔绝。“阴开路”由布摩引导亡灵穿过邪恶的鬼魂世界,升天“归仙”。在布摩咏唱完“阳开路”和“阴开路”部分的内容,引导亡灵“升天”后,“发丧”部分的内容是让活人布摩唱词的指示行动,如搬祭物、拔幡杆、抬孝房之类,把棺木发上山。

从布依族的《开路歌》来看,布依族人民相信人死后有魂灵。“阴开路”部分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栩栩如生的鬼魂世界,那里有各种各样邪恶的鬼:有“吃药闹死”的鬼、吊死鬼、饿死鬼、得各种病病死的鬼、有被狼吃虎咬无人祭奠的孤魂野鬼等等。这些鬼处在不同的地方,如“水淹死的鬼”是在“石板渡口”。摩公似乎是沟通阳世和阴间的使者,他引导亡魂用买路钱(纸钱)打发各种邪恶鬼魂的纠缠,赶紧向“仙界”走。进人“仙界”要通过一座铜桥,“仙界”的门口有仙官把守,生前做人清白、不偷捞、心地善良、未做缺德事的亡灵才能进人“仙界”享福。布依族人民不仅相信人死后有魂灵,而且认为亡灵有自己的世界(低级的亡灵世界充斥着各种邪恶的“鬼”,而高级的“仙界”可以跟着仙官吃饭、娱乐、读书、绣花……享各种福),亡灵世界与活人世界不能易界—只有逢年过节亡魂才能来享贡品,“不能随便回”,我们再联想到布依族的种种赶鬼、祭鬼、招魂的仪式,每年三月三的祭祖扫墓等等,可以看出,布依族丧葬歌谣,有着非常浓重的鬼魂崇拜和祖先崇拜的色彩。当然,丧葬歌里对鬼魂、对“仙界”的描述,是否受其它宗教的影响(如佛教的“三界”观念),还需进一步研究。

三、丧葬礼仪和习俗

布依族丧葬礼仪和习俗,在布依族的丧葬歌谣中也有比较完备的记述,成为我们了解研究布依族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布依族丧葬有非常严格的程序和仪式,要遵循特定的风俗习惯:老人故去后,主人家(含本家)须忌荤三至五日,忌荤期满,请摩公唱过《开荤调》后,方能吃荤。入棺唱《入棺调》,立幡唱《立幡调》,女婿献羊唱《献羊调》,后辈敬献斋饭要唱《献斋饭》,致哀要唱《哭诉调》、《追叙调》,发丧前要唱《开路歌》,下葬要唱《下葬调》。葬后第一个清明节要祭坟地,唱《祭坟调》……例如,布依族丧葬过程中,要举行献羊的仪式:由女婿家拉羊来祭献死者,由献羊者请两个人站在孝房(据梁登文介绍,孝房是在人死后用蔑扎、用五色纸派栩的小房,上贴金龙玉风等图案,花纹镶边,十分考究。)门口唱《献羊调》(科然布依语为“温报”),要唱好《献羊调》,死者才能享用所献之羊。唱完《献羊调》后就杀羊,杀了羊割只羊耳朵来献在灵前或幡下,献羊仪式才结束。从献羊仪式再联系到布依族丧葬过程中丧事由外家来帮忙主持、女婿在丧葬祭仪上所承担的重要角色(送大礼、献羊、砍牛等),可以看出母系氏族社会痕迹的残留。

布依族丧葬的每一过程,都要举行相应的仪式,都要遵循一定的习俗,都配合有相应的丧葬歌谣,成为我们了解布依族丧葬文化、乃至布依族民族文化的重要方面。

四、丧葬歌中尊老爱幼、礼让团结、和睦相处的道德观

布依族是一个性情和善、尊老爱幼、礼让团结、重情重义、是非伦理道德观念很强的民族。我们从布依族民谚可以看出:“临终要教子女,死后眼睛才闭”,“敬老得盛,忤逆败家”,“好吃要敬老,老人要顾小”,“筷子拗不动房子,一人违不得众人”,“家教不严,祸害子孙”等等,就可见出一斑。同样地,布依族的这些传统的美德,在布依族的丧葬歌谣中也有表述。丧葬歌谣道德观的一个重要体现,是以为父母尽孝的道德情感体现出来的,它们或追述祖先的故事(如《入棺调》),或追忆亡者的生前事(如《哭诉调》),来寄托生者对死者的哀思,表敬儿女后辈的孝心。丧葬歌谣道德观的另一个重要体现,是教化后人、告诫后辈在处置后事时要礼让团结、兄弟姐妹要和睦相处:《遗训》中“boh daail mil seeuczang gaaismaz,boh baillmil beanh gaaismaz,beanh soonglmbeenx naz,beanh soongl duewaaiz,bilnuangx dungxbanlranz,dungxxanz mil dungzhudt,samlquas mil dungxhaaix,anx qyus raanz genzraanz lac waaihnac,anx qyus buxlaaux buxnis waaihnac。(翻译为:父逝没差什么帐,父故也没留什么东西,只留下两块保水田,只留下两条水母牛,弟兄互相分,心窄不要吵架,心狠也不要打架,免得在左邻右舍面前丢脸,也免得在老老少少面前丢脸)”。在《献羊调》中“老人去世财帛留给后人,家具也留给后人”,“孝家家具还多,家具给孝男孝女搭伙分”。

总之,布依族丧葬歌谣的文化内涵十分丰富,本文从历史、宗教、礼俗、道德等方面所作的分析探讨,仅仅是对布依族民族文化研究的基本题材。如何充分地了解认识布依族丰富的民族文化内涵,从而传承、保护和发扬光大布依族的民族文化,还有许多的工作要做。一是从布依族葬礼中可以折射出布依族女子在家庭中的重要地位。从“转场”、“点海灯”、送祭品乃至整个葬礼的过程中都可以看出女婿的地位与死者的儿子是平等的,有些时候甚至比他们还要高。这说明布依族女子即使远嫁他乡,同样有重要的地位。这也是如今大多数布依族人的生养观念中生男生女都一样的重要原因,也是计划生育工作在布依族村寨得到较好开展的一个原因。二是在整个葬礼中体现了布依族社会与自然协调,崇尚自然、回归自然的朴素的哲学思想。失去亲人的心情是痛苦的,但在葬礼中,他们却没有把这样的苦痛流露出来,让人不得不由衷地欣赏他们的乐观和直率,他们这种视死为自然回归的生死观,虽不具有道家的精神境界,但也是一种新的精神,是一种泰然处之的生活态度。还表现出人与人之间相互帮助,相互关照与支持的优良传统。三是布依族的葬礼从过程上看并不简单,且有许多过程与汉族相似,但给人的感觉是大不相同的。它不铺张、摆阔不繁琐,也没有太多的忌讳,气氛很热闹,处处充满了人情味。

参考文献:

《布依族摩经文学》韦兴儒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 199711月第一版


©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公益性传播布依族文化及用于网络分享,不作商业用途,文章导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投稿&意见箱:tg@mail.buyizu.cn

ABUIABAEGAAgkMq-5QUo2KfAoQIw3AY4Rg
精彩推荐
镇宁布依学会组织翻译摩经
几近失传的布依族绣艺“吊三针”后继有人
贵州龙里:布依族苗族群众齐聚一堂欢庆“四月八”
福尧布依寨:一个充满诗意的布依胜地
百年传承贵州惠水布依族杨氏枫香印染
龙里县布依学会成立大会
万名布依族同胞齐聚贵阳水车坝  欢度布依年俗风情节
韦树章:带上布依刺绣去伦敦
©投稿启事

投稿邮箱:tg@mail.buyizu.cn

新闻热线:17001222122

最新动态
文化时评
司马迁在《史记》里记载中华民族的始祖有三人:即黄帝、炎帝、蚩尤。但他百密一疏,却漏落了一人,即分布于千里珠江流域的...
特色村寨
好花红村距惠水县城18公里,是一个以布依族为主体的民族村,是著名布依族民歌《好花红》的发源地,也是著名的“中国金钱橘之乡”和“中华布依第一堂屋”所在地。全村7.76平方公里,辖14个村民小组,15个自然村寨,668户,总人口3125人,其中布依族人口2816人,布依族人口占全村总人口的95.6%。《好花红》传唱于清朝末期,迄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布依族是贵州的土著民族,是古代濮越人的后裔,也是古……
文章列表
在贵州如火如荼的脱贫攻坚的战场上,有这样一位布依族女干部、女专家,她坚守“脱贫、全面小康、现代化,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初心,2019年6月,在脱贫攻坚进入冲刺期的关键时刻,勇挑三都水族自治县中和镇红星村第一书记重担,把个人的人生理想融入水乡...
Copyright © 2015-2020 布依族在线(www.buyizu.cn)
▌ 主办单位:布依族在线网融媒体中心
▌ 许可证号: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   黔ICP备18011321号-1
▌ 法律顾问:贵州晟仲合律师事务所 罗勇 律师
新闻热线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700-1222122
投稿邮箱:tg@mail.buyizu.cn
官方Q群:22248661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服务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